主页 > 绕线管 >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50年后她终于找到了亲哥哥
发布日期:2021-12-08 15:06   来源:未知   阅读:

  香港故宫:崭新地标见证大国建造,她叫陈新珍,今年50岁,生活在绍兴新昌。他叫杨丰荣,今年54岁,生活在山东平度。

  杨丰荣4岁时被父母送走,“至少孩子能吃上口饱饭”,那年,陈新珍尚未出生。若干年后,陈家父母发现当初村里被送到山东的一些孩子陆续找了回来,也想寻回自己的小儿子,经过多方努力,未能联系上孩子的养父母。

  父母去世后,陈新珍接过了寻找哥哥的任务,一直到她50岁这一年,也就是前几天,终于圆梦。

  时间回到1972年1月,陈家父母迫于生活拮据,听说村里不少人把孩子送到了山东,他们也动起了这个念头。

  “我们把小儿子送去山东吧,至少孩子能吃上口饱饭。”在破瓦房里他们商量着,很快,这事就办成了。

  不久后,陈家父母收到了一封信,山东的养父母一家将搬去东北生活,此后就断了音讯。

  陈新珍知道的这些往事,都是父母断断续续讲的。毕竟,她从未见过这个亲哥哥。若干年后,生活条件有所改善,当初村里被送到山东的孩子陆续找了回来几个,陈家父母也想试试看寻回自己的亲生儿子,但多方联系,都没能找到。

  “多年来,父母总念叨着哥哥,想要找到他成了父母最大的心愿。”陈新珍13岁时父亲去世 22岁母亲去世,父母走得早,陈新珍也是个苦孩子啊。

  陈新珍多次到新昌县民政局、当地派出所备案登记,由于无法提供有效的线索,寻亲之路迟迟难有突破,但她一直没有放弃。

  每当附近家庭有从山东归来的亲人,陈新珍都要到对方家里坐坐,“你们从山东哪里回来的啊?”

  1985年,与小伙伴的玩闹中荆忠波听到了一句,“你是抱来的!不是你爸妈亲生的!”

  荆忠波当时震惊了,他去问养父母但被搪塞了,一直到长大成人,养父母才告诉他确实是“从南方抱来的”。

  虽然养父母待他如同亲骨肉,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寻根的想法在荆忠波心里愈发强烈。

  说来不巧,10多年前荆忠波准备去新昌寻亲前遭遇意外的车祸,更不幸的是在住院期间查出患有肺癌。

  在养父母和妻子的精心呵护下,近年来荆忠波康复了,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如今他的一儿一女都已经成家立业,他再次想到了远在新昌的亲生父母。

  荆忠波偷偷找到了民间志愿者,通过他们联系到新昌警方。他主动提供了自己的血样和寻亲信息,完成了登记采集DNA的手续。

  几乎跟陈家一样,荆忠波的亲生父母也在新昌的家里珍藏着山东来信和每一张照片。

  “我是家里的大儿子,荆忠波被抱养时我18岁,印象特别深刻。我始终记着还有一个亲弟弟流落在外,也一直在寻找他。”

  何国定记得,弟弟送走后第4年,家里稍微宽裕一点,父母就开始给山东的养父母寄粮票,希望能给弟弟一份更好的生活,但是一段时间,粮票后被当地民政局寄回,他们还收到了关于山东发水灾、养父母一家人决定搬家的回信。此后,再也无法联系上弟弟和他的养父母。

  这两个故事,各有各的心酸,但在送养阶段、失联阶段,情节真的几乎一模一样。

  接到来自山东平度的荆忠波的求助后,新昌警方立即在官方微信号上发起两轮寻亲启事并借力各种网络媒体平台转发,同时在线下组织警力开展了三波次的走访。

  在新昌居民的广泛转发下,家住镜岭镇的何栢中、何中夫等兄弟主动联系新昌警方,他们认为荆忠波很可能是自己分离多年的亲弟弟。

  经新昌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技术室采集、鉴定、比对,何氏兄弟与荆忠波的DNA特征相符,应该是同一家族成员,但无法确定就是他们的亲生兄弟。

  按照传统的DNA鉴定技术,需要荆忠波亲生父母做DNA才行,但他的父母已故多年。

  最后,新昌法医石海波求助曾经的医科大学老师,获得了DNA方面最新技术的建议,在绍兴市公安局刑事科技研究所和浙江省公安厅的帮助下,鉴定确认荆忠波与何柏中、何中夫等人为亲兄弟。

  5月29日上午,从山东平度赶来的荆忠波在常台高速新昌出口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哥哥、亲姐姐,亲人正式相认。

  “直到志愿者找到我,我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家乡可能在绍兴新昌,失散多年的亲人一直在找我。”

  远在山东的杨丰荣将自己的血样寄到新昌,经比对,确认杨丰荣与陈新珍兄妹属于同一家族。

  本着科学、严谨、细致的工作态度,新昌法医石海波联系了山东平度警方,请求他们帮助再次采集杨丰荣的血样,复核一次。

  杨丰荣积极配合,到当地公安进行了血样采集,第二次的血样送往绍兴市公安局刑事科技研究所进行比对,结果再次确认杨丰荣与陈新珍等为亲兄妹。

  “我时常在睡梦中梦见哥哥,他就在前面。可我喊不出声、也靠近不了,看着他一次次走远,我一次次急得要喊出来,然后发现自己惊醒了……”

  “哥哥,这里!”早晨8点30分,看到哥哥走出来,她激动地挥舞手臂。一见面,两人就深深地拥抱,眼泪一下子流下来。

  6月16日中午,新昌县镜岭镇西坑村格外热闹,乡亲们聚集在村口,拉起横幅、举起鲜花,等待着杨丰荣归来。

  近半个月的时间里,新昌警方连续帮助两户家庭完成寻亲,让他们时隔半个世纪得以团聚。

  这其中的故事,想来也让荆忠波的家属、陈新珍的亲人们百感交集,也让我们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