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扎带厂家 >
江西贪官周麟被抓时还做着县长梦受贿126万成黑恶保护伞
发布日期:2021-12-11 17:02   来源:未知   阅读:

  监管过后一地鸡毛?浅橙科技用实力证明技术,“一定是有人在害我,我是清白的,我马上就要成为县长了,我怎么可以去这种地方呢”?这是2020年2月28日,江西省泸州市委原副书记周麟在被带往留置点的路上激动地朝着办案人员说的话。

  不久之前,周麟还是当地新县长的不二人选,但谁知道这次被调查却打破了他所有计划。那时他只有30岁。

  一开始周麟也算是一个非常正派的领导干部,结果最后还是没有抵抗住金钱的腐蚀。2021年1月份,周麟受贿数额已经达到了126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七个月,处罚金30万。

  说到周麟,就连办案人员都觉得非常可惜,这是他们查处的最年轻的处级干部。办案人员说,这个人完全没有官架子,说话总是和风细雨,朋友很多。为官十几年来,这种做法确实是他的优势但最后却成了他的致命问题。

  周麟是1980年出生的,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体制内工作。2008年时,年近27岁的周麟就成为九江市庐山区姑塘镇镇长,2009年又成为虞家河乡党委书记。

  周麟非常擅长与人打交道,虽然他从来没有处理过农民问题,但根据当时虞家河乡乡长回忆说,周麟是一个很好沟通的人,很快就可以和当地干部群众打成一片。他有很多朋友,也经常会邀请一些企业家到当地去看一看,天天忙着招商引资工作。

  如此谦和的形象确实让周麟获取了不少人缘。哪怕是非常困难的拆迁工作周麟也可以顺利完成,甚至他还创造了40天无一例上访的记录,这都是周麟的妥妥政绩。

  朋友众多确实帮助周麟打开了局面,但是他有时候也抹不下朋友的面子。在当地有很大影响力的企业主蒋某某和李某某就是周麟的朋友。这两个人经常找周麟吃饭聊天,后来发现周麟收受的贿赂款中就有不少是蒋某某和李某某给予的。

  2011年,周麟被任命为星子县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成为了当地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有人说他的前途不可估量,在那时他的心中也充满了干劲,他决定在现有岗位下认真工作,可是现实的情况却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他所在的星子县只不过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小县城,但他担任县委办公室主任期间他手上的开支只有他担任乡镇书记的1/3。而且他只是县委书记的助手,还真不如作为一名乡镇单位的一把手更好一些。再加上星子县和市区距离很远,回家都是一个麻烦事儿。虽然级别变高了收入却没有增加,他还想给孩子报一些培训班也就只能无奈放弃。

  他想找朋友吃饭喝酒宣泄一下内心的苦闷,但他发现这些所谓的朋友张口闭口不离他手上的权利,他们看中的就是他能办事的能力,这让周麟觉得非常厌烦。他感觉到那段时间对他的心态转变是有极大的影响的,他感觉越来越孤独。

  但只有两个人是周麟真正认可的朋友,那就是在乡镇工作时认识的蒋某某和李某某。他甚至说,这两个人是他参加工作中仅有的两个朋友。

  蒋某某和李某某确实不一样,大多数时间他们和周麟只谈感情,从来不提工作的事情,他们从来不给自己添麻烦。他们经常和自己套近乎却从来不提让自己帮忙的事情,甚至还会主动提示他,不要和哪个老板走得太近,以免给他带来太多麻烦。如果实在缺钱,跟他们说一声也就可以。

  甚至还有一次周麟告诉二人说,自己工作实在太忙,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照顾家人,实在不想继续干下去。蒋某某还鼓励他说,你现在还年轻,有这种想法很正常。但是你还应该坚持下去,如果就这样放弃了实在太可惜。

  周麟对蒋某某和李某某非常感谢,这两个人在他心目中确实是最好的朋友。在他烦躁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及时出现在他的身边给予他最大支持。每到春节时两个人都会到他家里面去拜年,蒋某某还直接喊周麟的父母为干爸干妈。这时候周麟已经对他们产生了真正的朋友友谊,丧失了政商身份不同应有的警觉。

  但实际上,蒋某某和李某某所有对周麟的友谊都是一场商人之间的游戏。他们非常明白周麟的个性,也了解如果直接给周麟送去钱财要求办事肯定会遭到周麟拒绝,他们必须要以朋友的身份来接近周麟,只有这样才能让周麟成为他们牟利的工具。

  十多年里,二人在每次去周麟家里拜年都会给予1万或者2万的红包,但是什么要求都不提。一开始的周麟也觉得内心不安,他甚至有种无功不受禄的想法。后来他担任星子县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之后,他认为自己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乡镇工作,蒋某某和李某某已经不再属于他的管理对象,这时再收取这两个人的红包那就是朋友之间的赠与,和自己有没有权利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再加上蒋某某和李某某本身就是大老板,一两万对他们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他们给周麟钱财,对他们感觉就像是帮助一个贫穷朋友差不多。

  办案人员说,周麟一开始对自己的要求还是非常严格的。如果想要找他办事情,直接递给他红包肯定会被周麟拒绝。但此人讲朋友义气,如果先和他成为朋友,那么再请他办事就方便太多。事实上也是如此的,后来周麟确实在给蒋某某和李某某二人一些诸如子女上学,承接工程方面提供不少的便利。

  三个人确实认识十几年时间,周麟也相信两个人和他是纯友谊,但遗憾的是,在办案人员面前蒋某某曾经说,他们早就看到了周麟的大好前途,提前和周麟打好关系对他们没有任何坏处。他那么年轻,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走上县委书记的岗位,到时候两个人一定可以在周麟身上获得更大的利益。

  办案人员说,其实从周麟担任乡镇主官开始这两个人就已经看到他的前途,开始不断对他进行感情投资。这些人完全不会迅速向周麟提出任何工作上的要求,而周麟也并没有分辨出这两个人接触他的真正目的,以至于被假象所迷惑调入温柔陷阱。

  但外人看起来,周麟很喜欢吃喝,八个小时之外饭局不断。很多人喜欢在饭局上吹捧他,这更让他变得得意洋洋,于是他开始变得飘飘然,有些事情不顺他的心意他就会大发脾气,变得越来越焦躁。时间长了,开始有一些人在背地里说周麟坏话,但周麟毫不在意,他觉得只要自己不收钱不办事,平常和朋友一起吃饭喝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在庐山市任职后期,周麟每个周末都会跑到九江市吃饭,有时候还会主动请客。尽管有人劝告他说,你这样的频繁吃喝和交友有问题,但是他根本毫不在意。甚至有人还说,周麟和当地黑恶势力有一定勾结。

  说到这里周麟也有些悔不当初,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他是一个偶然机会和一些涉黑人员在一个饭局上吃饭的。后来这些人员还到处吹牛,说自己和周市长的关系非常好,大家一起经常吃饭,老早就是朋友。2020年4月,九江市纪委接到群众反映说,周麟充当黑社会性质保护伞,经过调查发现他确实存在受贿问题。

  直到周麟被带走之前,他仍然沉浸在马上要当县长的幻想中,畅想着未来的仕途,他入党时立下的为人民服务的宏愿也早就在吃吃喝喝中荡然无存。

  同事1:在乡镇工作中周麟还有年轻朝气的人,他是一个想干事的领导干部,完全没有任何架子,见谁都是笑眯眯的,也能吃苦耐劳。为了不让拆迁户突击建房套取拆迁补偿款,他和乡镇干部可以晚上在村子里面值守。他交游广阔经常陪朋友吃饭,有些时候是为了工作,有些就是为了私事,但对外都说是因为工作。

  朋友2:周麟到星子县时候是带着光环去的,很多人都知道他喜欢吃喝,江湖习气比较强。党内人员应该互称同志,但他却总是大哥大哥叫着。

  同事3:周麟是一个很有魅力的领导干部,也很乐意负责任。可是他的脾气太大,有时候一不顺他的意他就会发脾气,工作稍稍慢了一点就会受到他的严厉批评,很多人都不喜欢他的这种工作方式。他爱听好话,不愿意听坏话。最喜欢听的话就是”周书记来了就是工作成功的保障”。